《小舍得》里的鸡娃教育,为人父母,该如何取舍?

分享到:

2021-05-07 00:00来源:冷暖时光 点击:

剧要等到养肥了再看。

这两天,养肥了的《小舍得》迎来了大结局。我也夜以继日地补完。

其中的看法和想法太多太杂了,但最直击内心的,还是孩子教育这个主题。

剧里的三个妈妈,无论是鸡血妈妈田雨岚还是佛系转鸡血妈妈南俪,最终,都回归到了原本普通妈妈的本质,以家庭的爱去包容和接纳孩子。从强迫孩子去上各种补习班,回归到尊重娃儿的兴趣爱好,以娃儿自发的热情,去博取自己的未来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本剧教育的主题,回归成长规律嘛,不算是失败。但一路走来,对娃儿们心智的摧残和伤害,也将会影响其一生。

一、鸡娃的背后,是家长们的焦虑与比拼

作为家庭教育舍得系列的三部曲之一,这部里的鸡娃现象,也算是极致了。

最夸张的是南俪见到的那个女孩儿,八个月大时,已经有了外教了。她母亲的说法是,英语必须与母语同步,为了培养语感。

若是比较起来,那些到了大学都没有见过外教的学生,情何以堪呐?那些从没想过给娃儿找外教,甚至止步于补习课费用的家长又情何以堪呐?

是的,鸡娃儿,我只能说,经济实力也在某种意义上决定鸡娃程度。

而成人,是最乐意以经济实力来彰显人生成败的。

田雨岚没完没了地鸡娃儿子,儿子子悠上奥数班的历史与在校的历史一样悠长。财力加持下的使然。

子悠也还真争气,拿回一架子的证书,给田雨岚当化妆品。

田雨岚的亲妈二婚嫁了一个副院长,被人当老小三看待。直到田雨岚结婚,母女两个,在那个家里,都抬不起头来。

嫁人吧,田雨岚嫁了一个有矿的太子,又被婆家看不起。

这一家子唯钱是图,信奉的是钱解决一切问题。

儿子他们养,儿子的家他们养,孙子他们养,还希望多子多孙,盼着田雨岚生二胎。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。田雨岚虽性格要强,也只能低声下气,实行软抵抗。但内心里是大写的不服。

田雨岚风里来,雨里去,小时候与母亲相依为命,吃过无数的苦,她苦惯了,苦怕了,一旦长大,便以爆发式的力量来对抗周遭和体现自我。

她必须扳回一局。儿子是她最有效的武器。

在娘家,她与继父的亲生女南俪比各自孩子的成绩。在婆家,她自立门户,以小家的团结去对抗钱的压力,以儿子的成绩对抗婆家的指责。

田雨岚成了为儿子而活的鸡娃妈妈,也是当下,太多太多什么海淀妈妈,朝阳妈妈等等的真实写照。看似鸡娃,其实也有种凡尔赛式的炫耀,宣示家庭经济实力。

佛系的妈妈南俪,又为什么转而鸡娃儿呢?

985院校毕业的南俪,十拿九稳的总监职位被履历亮闪的一位海归代替了。职场里的滑铁卢,令她猛然惊醒。她以为可以一辈子吃名校的红利,突然之间,成了她职场上的瓶颈。这令她对自己的素质教育产生了焦虑。定力不足,自我遭遇之下,南俪转而集中火力,对女儿欢欢薄弱的科目加倍用力。奥数最差,来一打。

经济条件尚好的家庭可以不同程度地鸡娃,那么,对于打工阶层的家庭又该怎么办呢?

米桃妈妈,选择了最卑微的方式。作为保洁员的她,在曲线救国。

钟老师喜欢米桃,她给钟老师送土特产,做保洁做家务,以获取钟老师持续对女儿的关注。

高知的欢欢爸爸给女儿辅导功课,她让米桃跟欢欢一起学习,利用她们家有利的奥数教材资源和人力资源。

她教女儿与人为善,即使受了欢欢的欺负,也要原谅她,因为欢欢的家长,对她们一家都好。

米桃当了小班长,而欢欢落选。她软语轻言安慰,说子悠背演讲稿,从而把矛盾转移到子悠身上。

米桃妈妈,唯唯诺诺,看似卑微,但目的性极强,小心思颇多,也肯想办法,去达成。打工阶层的家庭的鸡娃,也是绞尽脑汁了。

对于孩子们来说,只有方法对了,进步和成长,才都顺遂。要不然,只会适得其反。

二、教育的本质是唤醒,是开发。

米桃智商高,所以,拔苗助长的方式或许适合。而子悠与欢欢,就悲剧了。

即便是鸡娃,也要有个度与适合。

在校教育与课外班两种方式,对于孩子的主导方显然不同。

在校教育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的影响,是多方面,多维度的。既有习惯的养成,知识的获取,也有能力的提升,兴趣爱好的激发。比如按时完成作业,课堂守规矩,懂礼貌,谦虚等,比如各种活动的参与,比如师生,同学关系,比如独自处理问题的能力,比如个人与团体的位置摆放,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微型的社会了。

遗憾的是,我们目前的教育,是将获取知识的多少作为衡量能力的主要标准,所以,学校,家长们,将所有的孩子,都往这个方向上赶。

校内若是赶不上,就校外找补。一个人补,十个人补,随着人数越来越多,那些淡定的家长,也就变得没那么淡定了。比如南俪。不仅家长不淡定,孩子也不淡定。欢欢就认为,大家笑话自己,父母不爱自己,都是因为成绩不好。

适合的方式,令孩子成长,而不恰当的方式,只能带来问题。

子悠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没有人探究与关注,以至于,他出现了心理问题,总是自言自语,甚至,身边总有一个虚幻的小伙伴大龙存在。并且,每次考试,他都莫名奇妙地发烧,最终,在一场重要的考试里,他崩溃了,撕掉卷子,掀翻桌子,跑出了考场。

这是家长们的焦虑,转嫁到孩子身上。

而一些孩子,是攒着这种压力的,等聚集到一定程度,便会以更凛冽的方式爆发与反抗。随着年龄与成长,这种反抗也只会越来越激烈,程度越来越深,悲剧也势必会越来越惨痛。

田雨岚鸡娃不成,反而令孩子失去了健康。她及时打住,反省自己,最终,不再逼子悠与鸡娃,反而,孩子自发地,有了力量与勇气,在学习中,主动起来。也许,静待花开,才是家长要做的事情。

欢欢的反抗如急风暴雨般而来。她变得脾气暴躁,歇斯底里,她妒嫉米桃,欺负米桃,搞拉帮结派,她不再爱妈妈和爸爸,转而恨意深深,她不再快乐,整个人,充满了戾气。

从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,滑落到此。到底该是谁的责任?

米桃的问题,很隐性,但也有一次爆发,她抱怨人家的孩子什么都有,而自己的父母却不能带给她物质上的满足。

大城市令她大开眼界,但物质缺憾导致的嫉妒和不平衡,若不加以引导,膨胀起来,欲望也会将她吞没。

所以,适当的引导,不要跑偏,才是教育的本质。

从剧情里来看,最终,所有的家长,都及时地在鸡娃的路上,停了下来。

田雨岚尊重子悠的兴趣,与他一起做喜欢的事情,培养那个什么细菌。

南俪重新佛系起来,不再焦虑欢欢的弱项。而是重新,以家庭的温暖与呵护来拥抱欢欢,让她重回返快乐,重树自信,重新出发。

剧是好剧,温馨而美好。只是过于理想化了。

现实里,那些鸡娃的家长们,未必会停下来,哪怕是暂时地停了下来,内心里,也依然惶惶不安。

校方,家庭,社会,几乎每一个人,都被社会焦虑和现行的教育制度所裹挟,分数说明一切,分数决定着人生未来的走向。道理都懂,但那又如何,面对状况不同的孩子,教育依然是头一桩难的事情。

毕竟,看再多的剧,回到现实里来,几乎所有人,依然被内卷吞噬。

教育的事情,是要所有的人,都淡定下来,不再抢跑,回归教育本身。但生活在压力下的父母们,他们在现实中自己本身就困惑焦虑迷茫,舍与得,谈何容易?又如何停得下来?


文章关键词:鸡娃教育
相关阅读
刘宏伟律师谈“教育子女”的三个问题
《小舍得》里的鸡娃教育,为人父母,该如何取舍?
“英雄走进高校”报告会在南昌大学举行
南昌启华双语学校正式封顶!预计2021年投入使用!
×扫描分享到微信